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爱尚小说 -> 玄幻魔法 -> 嘴强守护神

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鸿华,你为墨先生唱一曲吧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,

    窦神对父神已经很不满意了,杨轩想迫切想知道神城的情况,看样子有了一个突破口。

    他不相信这个世界和自己所知道的世界没有丝毫联系。

    “天地之初,天盟就存在,镇压四极,”杨轩想了一下说,他想忽悠窦神,“道生众神,众神创生,泰坦崛起,反噬众神,天翻地易。“

    “众神暴戾,奴役苍生,暗无天日,众神灭亡也是天数,”窦神说,“父神率众生伐不道,顺天应命,假如天盟是保护古神复辟古神统治的组织,那天盟不该存在。“

    “黄口小儿,敢妄议天盟,”太玄的一位宗主很是义气的呵斥着窦神说,“天盟以天为名,倡天下道义,父神当初还是奴隶的时候,天盟从奴隶之中选出父神,而现在父神腐朽,走了一条与古神一样的路。天盟今日重现,父神的腐朽还可以继续多久?你当首大义,顺天应命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选择我?“窦神问,”我自问天资和心性,与父神相比如同萤虫与皎月相比,为什么选择我首大义?“

    “蠢笨之极!”这位太玄的前宗主呵斥着说,一副夏虫不可以语冰的神态。

    “窦神的心性还不行,时机选得不对,这个时候告诉了他,对他丝毫没有好处。”杨轩说,“将他的这一丝神魂给灭了吧。”

    他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太玄前宗主马上出手,他一出手,鬼泣森森,这地方如同幽冥,窦神的这一缕神魂,失落在黄泉之中。

    一座大山飞来,将窦神的神魂镇压在山下,这位前宗主出手,手持着一张黄色的纸符,将窦神的这一缕神魂封印。

    马上,这位前宗主眉开眼笑的对杨轩说:“盟主,不负使命,窦神的这一缕神魂已经封印,等到机缘合适,放它回归本体吧,现在窦神的心性还不行,他还需要磨砺,不能告诉他。“

    遥远的神城之中,窦神突然张开了眼睛,他冷笑连连。

    “忘川,忘川真的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吗?”他突然笑了,“幸亏我早有准备,不然的话真的会被这一班家伙给封印了,神明竟然被还没有接触到神的门槛的家伙给封印了,这传出去真的是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幽冥,或许真会有大事情发生,这一班人并不见得是装神弄鬼之徒。”他心中想,下决心要暗暗观察,万一有什么好事情,自己一定不能错过。

    就算成不了父神,成为主神一样的存在也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不过,他马上摇了摇头,现在主神渐渐的都被父神的子嗣以及泰坦族人替代了。父神的做法,和当年古神有什么分别呢?

    最后,他还是会变成无限从这个世界中索取才能继续活下去的存在。

    窦神的心中非常的灰暗,他心情很不好。

    “我要献祭!”窦神对神官说,“我要献祭,去准备一些献祭!”

    只有接受献祭,吞噬一些幼小而美味的生命,才能让他心情好一些,他吩咐神官准备祭品。

    忘川的鬼物,都不敢靠近太玄的禁区,炎生活在禁区之中,姬有缺传他灵魂修炼的方法。

    窦神的神庙之中奴隶也越来越多。忘川每时每刻都有神庙被毁,也有新的神庙建起来。

    被毁的神庙之中的奴隶,他们听说过窦神的神庙可以作为避难之地。窦神神庙已经没有办法住这么多奴隶了,于是与窦神庙为中心,他们四下扩展,形成了一个小城。

    鬼物们也不来骚扰他们,随便他们发展。

    “感谢羊神,“首先投靠窦神庙的羊神的奴隶,他们从窦神庙中搬了出来,自己建了房子,他们将一切都归于羊神,是羊神保佑他们,指引他们才让他们得到了安宁,找到这一片安身立命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感谢羊神。“为首的老人带着羊神的奴隶在向羊神祭拜,今年的收成不错,又有了不少的奴隶到了窦神庙之中,他们贩卖了不少的粮食,也偿还清了财相的借款。

    “是羊神让我们安定了下来,羊神说,这一片土地是我们开枝散叶的土地,这一片土地上,会布满我们的庄稼,我们的牛羊,我们的骏马,这一片土地都是我们的。”为首的老人对他们说着神谕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信仰羊神,坚定信仰羊神,羊神,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神。”老人继续说,“你们要坚定自己的信仰,不要饮酒,不要好女色,不要赌博,不要懒惰;你们还要呼唤那些不信仰羊神的人信仰羊神,让他们找到安宁,找到真理。”

    他们在自己聚集的地方建了一座小小的羊神庙,庙中供奉着羊神,他们早晚虔拜。

    “你要信仰羊神,是羊神让我们得到安宁。”老人告诉他们说,”你们不能背弃自己的信仰,才安宁下来,我就看到了有人背叛了自己的信仰。昨天我就看到有年轻人在饮酒,在吃肉,这是背叛羊神,羊神会惩罚你的。”

    跪着的人之中,有两位年轻人不停的磕头,他哀求着羊神的原谅,老人嘴中喝酒吃肉的就是他们。

    “我们有责任保护我们的年轻人不受诱惑,我们一定要保护年轻人走上正道。”有几位老人对这领头的老人说,“在必要的时候,我们应该保护我们的年轻人远离这些诱惑,要对走上邪道的年轻人予以纠正。”

    然后,一位老人看着这两个还在不停的磕头的年轻人说:”熊大熊二,你们来说说,你们为什么喝酒?为什么吃肉?“

    “我们是受到了魔鬼的诱惑。”年轻人战战兢兢的说,“我们是受到了诱惑,我们有罪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非常生气,才安宁下来,这年轻人就开始背叛了自己的信仰了,这怎么可以?这怎么可以呢?

    他们一个个脸红脖子粗的责骂着这两个不争气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“每人打二十杖吧,羊神慈悲,他们接受了惩罚,羊神就会原谅他们。”为首的老人说。

    一位粗壮的红脸年轻人站了出来,举出拐杖,他主动对这两个年轻人行刑。

    两个年轻人被打得无法动弹,被他们家人给抬了回去,半个月都没有办法下地。

    这一群羊神的信徒之中很快的诞生了一大批婴儿,他们一个个都非常高兴,对羊神的信仰越发坚定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能和他们生活在一起,他们不信仰羊神,他们都是有罪的,我们不能和这些罪孽深重的家伙生活在一个地方。”很快,羊神的信徒之中有一些激进分子看到其他神明的信徒们喝酒吃肉,他非常生气的说,“他们会污染我们的孩子,我们不能呆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,他们又放弃了才建好的地方,又将自己落脚的地方搬到距离窦神庙更加远一点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这一块土地,一定会是我们羊神的信徒们的发祥地,我昨天梦见了羊神,羊神说这一片土地是流着牛奶的土地。”为首的老人对这一片土地非常满意,说。

    杨轩也关注到了这一群羊神的忠实的信徒,他对这些信徒的行为非常无语也非常警觉。

    按他的判断,他相信这一群人一定会反噬窦神庙的信徒,但是不管是财相,还是西门博,或者是朱黎阳他们都不相信。

    他们一致的认为,这些人的行为是因为他们为首的老人要维持自己对这一群人的控制,假如为首的老人死了,这一群人不可能再维持着这种生活方式。

    “人性之中,有最丑陋的一面,你们还是太年轻,你们根本没有看到人性之中最丑的一面,越是在混乱的地方,人性之中最丑陋的一面体现得越充分。”杨轩放出了话。

    不久,老人又找到了财相。

    这一次老人非常客气,一见面就说:“感谢羊神,让你我都健康。”

    财相和和气气的和老人说着话。

    “墨先生,我看您现在也上了年纪了,您这么多财产,总应该有一个后人吧?小人有一个侄女,贤良淑德,温柔可人,愿意侍奉先生,为先生生下后人。”

    财相愣住了,老人这问题问得非常好,他们来忘川这么久了,谁也没有,也不敢向他们提这事情。

    他们一个和这些奴隶们太不同了,奴隶们谁都没有想过他们会娶他们的女人。可是这位老人却敢这样想。

    “我的侄女您应该也听说过,就是皎月,她出生的时候是圆月当空的时候,当时家父还在,梦见了羊神,羊神赐名为皎月,她确实如同月亮一样耀眼。她现在是我们这里最出色的女子,拥有着美丽的外貌和良好的品德,她能配得上您。在这个城市之中,也只有您能配得上她。“

    老人洋洋得意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有了家室。”财相笑眯眯的说。

    “羊神教导过我们说,出色的男人可以拥有十位妻子,以传播他们优良的血统,羊神自己就有十二位妻子。”老人说。

    他并不逼迫财相表态,而是说:“皎月的歌声非常优美,您可以听听皎月的歌声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晚上,老人就准备了酒和水果,邀请财相到他们那里去做客。

    “羊神的信徒,不能饮酒。墨先生现在还不是羊神的信徒,他是一只迷途的羔羊,我们要拯救他的灵魂,“老人对年轻人解释着说,”拯救他的灵魂,先投其所好,让他知道自己的罪孽,然后,他就会信仰羊神。”

    财相依约而至,他带上了杨轩。

    “感谢羊神,这一杯酒敬羊神。”老人落坐,举起了酒杯,将酒恭恭敬敬的泼到了空中,然后又举起了酒杯,“这一杯敬先生,感谢先生在我们落难的时候予以帮助。”

    杨轩乐了,这家伙竟然还记得当初财相的帮助,按他们的习惯,应该是感谢羊神吧,可是他们破例感谢起墨先生来了。

    “感谢羊神,让我们相遇。一切都是羊神的安排。”杨轩乐呵乐呵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老人非常高兴,不禁对杨轩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他迷惑这个半大小子怎么这么不懂礼貌,他对财相说话竟然插嘴。

    不过他涵养很好,根本没有表现出来,而是接着说:“是啊,感谢羊神,让乐善好施的墨先生拥有着巨额的财富。“

    然后,他真诚的向财相敬酒一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财相也客气的喝下了这一杯酒。

    他又举起了酒杯,对杨轩说:”这位小先生怎么称呼?您也听说过羊神吗?“

    杨轩乐了,他忍住了笑,他一直向别人科普天盟,现在竟然有人向他科普着羊神来了。

    老人看杨轩并不反感羊神,连忙接着说:”小先生能在墨先生身边侍奉墨先生,是小先生的福分啊。小先生,我敬你一杯吧。“

    财相笑了,他连忙打断了老人的话,说:“老丈,这是我们的巨子,我墨某人能在巨子身边守护巨子,才是墨某人的福气呢!”

    老人目瞪口呆,他根本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。虽然他并不巨子是什么东西,但是看墨先生这么说,巨子肯定是不一般的。

    他心存疑问,连连向财相和杨轩敬酒,说着很多不相干的话,比如说收成啊,怎么种粮食啊,怎么驱赶虫子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,他总算找了一个机会,问墨先生:“您说这位小先生是您的巨子,巨子是什么意思呐?这位小先生长得也不大啊,怎么说是巨子?会不会是今后长得如同巨人一样高,比泰坦族的人还高?“

    财相的一口酒差一点吐了出来,他解释着说:“巨子,是我们之中领袖的称呼吧。你们信仰羊神,我们信仰的就是巨子。说句简单的话吧,你们说你们的一切都是羊神的,那么对我们来说,我们的一切都是巨子的。“

    老人大惊,不过这老人也是见过世面的,他马上平静了下来,借口如厕。

    他走到了后面,连忙找到了几位老者和那位叫皎月的女子,他对他们说:“你们看到墨先生带的这个小孩子没有,那才是正主儿,墨先生的一切都是他的,都是他的,墨先生不过是他的奴隶罢了。皎月,不能将你配给墨先生,你要配给这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老人非常得意的告诉大家:“我差一点儿就上当了,这孩子是他们的神明,他们只是这孩子的奴隶,如果能让这孩子信仰羊神,那墨先生的一切都是羊神的了。一定要让这孩子信仰羊神!皎月,你一定要俘虏这个孩子的心,让他信仰羊神。“

    “大伯,您不是答应过墨先生了?那墨先生怎么办呢?”一个中年男子问。

    老人沉吟了一下,说:“将你的女儿叫上吧,虽然她还没有长开,但是长开了以后,也是一个大美女,让他侍奉墨先生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伯,我家鸿华才十岁啊。”中年男子有一些担忧的问。

    “十岁怎么了?”老人说,“十岁一样是女子!”

    杨轩和财相彼此看了一眼,他们同时摇了摇头,他们将老人的话都听在耳中,他们都觉得羊神的信徒们问题太大了。

    老人满面堆着笑容走了进来,他说:“羊神的信徒们都热爱生活,我们的歌舞是忘川最好的。鸿华,你过来,为墨先生和这位小先生唱一曲吧。”

    PS?断更好几天了,主要是去解决终生大事去了,已经完美解决,不会再断更了。

    假如断更,天天断根(毒誓)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