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爱尚小说 -> 玄幻魔法 -> 魔改异界战纪

正文 第五十一章 你死我活 (一)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,

    夜晚的卡萨马留森林伸手不见五指,茂盛的枝叶挡住了微弱的星光。阒寂无声的黑暗中偶有响起唏索之声,当回头望去之时,却又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遍地都是树叶、枯枝,只要踩在上面就会发出清脆的声响,这种声响在万物俱寂的森林中能放大数倍。足够让任何保持正常听力的生物警觉。

    黑暗中有一点火光,一点非常微弱的火光,一点忽闪着像似快要熄灭的火光;那是佣兵们点燃的火苗——也是用来引诱可能来袭的敌人的注意而设。

    他们三两个散布在四周,或在凸出地面的巨大树根旁,或在粗壮的树杈上;半闭眼睛假寐着,以养精蓄锐。

    在这片阴郁死寂之地,那些佣兵觉得非常安全,因为黑暗能隐藏他们的影踪,细小的声音能引起他们警觉。只不过,他们却不知道——黑暗也是最致命的敌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直到傍晚,对面的敌人也没有什么动静,他们只是在营地周围马马虎虎的打下了一些木桩,然后点起了篝火。

    临岛城的议事屋中,维达与众人开始商议对策;乌瑞克骑士首先承认了自己的错误——因为他认为这些佣兵会发动正面猛攻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围而不攻。

    不过老骑士也提出了一个方案;那就是诱敌,他建议今晚进行一次夜袭,以激怒敌人。维达深表同意,同样的,他也想到了这个计划。

    维达向众人详细地说明了自己的计划:他向丽芙借来的33名失源精灵,他们长期呆在地下;习惯了在黑暗中战斗。

    夜袭分为2部分;失源精灵先扫荡进入卡萨马留森林的敌人,只要能将临岛城后方的这些敌人扫清,那么所有的兵力就可以投入东侧,应对正面来袭的敌人。

    威廉姆带领一部分盾矛手和弓箭手出城袭击敌人营地。近卫骑士与轻骑兵由维达与索尼娅带领,等敌人混乱时进入战场,顺便扩大战果,同时也能掩护步兵的安全撤退。

    大家一致通过了夜袭的计划,开始做起准备来了;城墙上加了不少火把,值岗士兵换成了民兵,在黑暗中是看不出端倪的,这只会让敌人以为临岛城还是在龟缩防御。

    诺蒂拉斯先带着失源精灵们出发了,他们不需要火把照亮,依旧敏捷矫健地潜入了森林。维达他们也做起了准备,骑士们将马匹牵到远处,然后等待信号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一名佣兵岔开腿站在一棵树下…他哆嗦了一下,感觉畅快淋漓。正当他转身回头之际,他的嘴被结结实实地捂上了,随后他感觉到胸口一阵刺痛;

    他的眼睛翻白了,双腿拼命地蹬动却够不着地;他被举离了地面…不一会,窒息和失血让他停止了无谓的挣扎,意识消失了。

    背后的影子稳稳地将那具还温热的尸体面朝下放倒在了地上,以防血腥味过早的散发出来。随后便轻轻地离开,向下一个目标掩去。

    倚靠在高高的树杈上的佣兵正双手抱着胸口发着呆;他在回想着前几天看到的从队长营帐里出来的风**昌女支,幻想着这次能分到多少钱够他去快活多少日子。

    一支黝黑的箭矢终止了他的绮梦;箭矢穿透了他的头颅,直直钉入后面的树干上,没有尾羽的箭杆在他的额头上只露出了一小截……

    死亡在黑暗中袭来,佣兵们有的在半梦半醒中被折断了脖子,有的则在惊觉之时被利刃刺进了心脏;失源精灵们悄无声息地进行着杀戮、就如同死神在收割生命。

    直到血腥味扩散到了空气中,方才有人察觉到异状;于是有人开始大声示警、有人开始点燃火把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都是徒劳,任何声音的源头都会迎来一支箭矢;任何火光照亮的地方都会被死神眷顾。

    佣兵们着实慌张起来,他们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敌人;原先他们认为黑暗是最好的掩护,而现在他们只想逃离黑暗。

    森林里时不时发出一声惨叫,活着的人持着武器四处张望着,噤若寒蝉;耳边听到的任何动静都像是死神走近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三三两两的佣兵开始提心吊胆的挪动位置,他们打算靠拢到一起,抱团防御;可是往往死亡比他们的速度更快些。

    终于佣兵们被吓破了胆子,他们像女人似的尖叫着不顾一切的到处躲藏;他们迷信的脑袋里唯一想的就是——肯定是死神本人亲自来夺走他们的生命。

    有几十名佣兵凑到了一起,他们背靠背地聚拢起来;不敢点燃火把,不敢发出声音,他们只能时不时地向面前的黑暗中虚虚劈上一刀,刺上一剑,但结果总是毫无所获。

    失源精灵们掠过这群在他们看来毫无抵抗的猎物,准备将他们留到最后。这些黑暗中的影子先去追击那些零星逃窜的敌人;追赶他们、猎杀他们。

    聚集在一起的佣兵们只听到耳边的惨叫声越来越少,越来越远;他们中间不少人都是身经百战的骁勇之徒,但还是有一半人吓尿了裤子。

    最后,森林恢复了平静;只有那股浓郁的血腥味充斥着整个屠杀场。有胆子大些的敲打起火石来,可是那颤抖的手软弱无力,直打了好几下才将浸过油脂的火把点燃。

    初始的火焰摇曳窜动,好一会才稳定下来;一丝光明似乎驱散了黑暗中的危险,好一阵子他们都不敢轻举妄动。直到他们认为危险已经离去,才东张西望地站直了身体。

    这些幸存下来的佣兵们以为自己躲过了一劫,不过他们依旧还是保持着警惕;聚拢在一起借着火光慢慢地向森林外侧走去。

    人群中突然有人放了个屁,惹来几句低声的咒骂。然后咒骂声戛然而止——火把熄灭了;被一支箭矢击中,燃烧的顶端部分断落了下来。周围又陷入了黑暗中…

    他们愣在当场,半晌后,终于恐惧战胜了一切,佣兵们齐齐尖叫起来;四散而逃…不一会,尖叫声变成了惨叫,随后又变成了低沉的喘息和微弱的呻吟……

    不久后,声音溟灭在黑暗中了,卡萨马留森林里万物俱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临岛城的南侧,威廉姆带着队伍向敌营摸去;由于敌人的营地距离非常近,他们只能出城绕了个非常大的圈子。

    夜空中双月散发着奇异的光芒、繁星密布,给地面带来了极度微弱的光;努布拉草原上的长草没过了膝盖,随着人们的踩过,发出了沙沙的轻响。被折断碾碎的青草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。

    远远的,能看到敌方在外围设置了岗哨、火堆了。于是,在弓箭射程之外,威廉姆停了下来;他身后的盾矛手队长科林和士兵们也随之陆续停下了脚步,他们伏低身体以极慢的速度前进…

    刚行了没多远,威廉姆借着微弱的星光看见;重重黑影迎面而来——那是敌人,他们也发动了夜袭!

    威廉姆觉得头皮发麻起来,敌方的兵力是己方的数倍。而此时也无法撤退或是隐藏了。

    对面的敌人听到了动静,同时也看到了人影,便叫喊了起来。就这么双方稀里糊涂的在黑暗中遭遇,在黑暗中冲杀了起来。

    盾矛手队长科林是位经验丰富的老兵,他喝令盾矛手围成刺猬盾阵,将脆弱的弓箭手护在中间。士兵们动了起来,迅速收拢阵型。

    前排的士兵将孔盾的下端尖铁砸进泥土中,把矛架在盾牌上;后面的士兵则将盾尽力举高,叠在前面护住队友和自己的身体,把矛从空隙中伸出。

    敌人撞了上来,就像汹涌的怒涛拍击礁石一般;前排的士兵半跪在地上,靠尖端插入土地的盾牌和后面同袍的重重抵御,经受住了冲击,他们盲目但有序地从盾阵缝隙中用矛戳击着敌人。

    威廉姆和30名弓箭手被挤在盾阵的中央动弹不得,他的内心是绝望的;敌人从四面八方攻来,破防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腾出手来,颤抖着打着了火把;他准备向空中射出火箭来引起友军——维达大人带领的骑士们的注意。

    1支火箭射上了天空,那微弱的一点亮光在夜空中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威廉姆转向敌人射出了手上的箭——那敌人刚刚挤进盾阵,用斧头砍翻了一名盾矛手。

    第2支火箭射上了天空,他身边的弓箭手也知道了他的用意,纷纷取出箭羽,在火把上点着了缚在箭矢前端的浸过油的布条。

    喊杀声震耳欲聋,敌人将火把全都点了起来。那些轻装步兵反复冲击,却冲不开这个刺猬阵,于是,敌人的重装步兵围了过来;他们装备着双手斧、页锤和盾牌。

    这些重装步兵用斧头斫、锤子砸,使劲想敲开盾阵,打开一处破绽。盾矛手拼尽全力顶住盾牌,机械地用矛向外戳去。

    轻装的佣兵被矛尖戳穿了肚子,软倒在地发出凄厉的喊叫。他的后面无数人拥了上来,黑暗中没人注意他,就算注意到了也不会管他的死活。有人踩踏着他的身体继续攻上,有人同样被矛戳中倒在了他身旁。

    一名魁梧高大的重装步兵,用斧子砸了几下盾牌发现砸不开,便丢掉了手上的斧头,抓住了刺向他的矛尖使劲拉扯起来;盾矛手措不及防被拉倒在地,敌人拥了上来踩着他的身体想突破这处空档。

    几支矛戳刺了过来,阻止了冲击的敌人,盾矛手队长科林填补了这个缺口;在他竖起盾的时候看见了他的部下——几把兵器同时刺中、斫到正在奋力爬起来的士兵身上;他又倒下了。

    持盾牌的胳膊变得酸麻无力了,披挂着贝希摩斯鳞甲的盾牌有效的抵挡了敌人的武器,但挡不住重兵器的连番砸击。

    一些轻装的佣兵发了疯似的嚎叫着冲到阵前,跳了起来,用身体的重量压倒前排的盾,不时有前排的盾矛手被拉倒或被重型武器砸倒,圆阵变得稀疏参差起来,内侧的士兵不断向外填补,阵型也随之乱了起来。

    盾矛手队长科林的脸上被割出了一道深深的口子;那是敌人从盾牌的缝隙处塞进的利刃胡乱搅动的结果,不过那敌人随后便被矛尖戳中了面部,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名披挂着鳞甲的高大佣兵走了过来,他手持巨大的圆盾,提着一把沉重的连枷。这名重装步兵经验丰富;他趁着矛尖戳刺到己方轻装步兵的刹那,举起连枷砸了下去…矛被连枷锁住了,有着巨大力气的重装佣兵用盾护住自己的身体直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科林的盾被推开了,后面的士兵连忙抵住他的身体;可是,敌人的攻击却随之到来——2、3支短矛戳了进来,将盾矛手队长的身体刺出了几个窟窿。

    那名重装步兵在周围佣兵的掩护下,用连枷左右开弓,打翻了好几名前排的士兵。阵型的缺口一下子被扩大了开来。

    眼看着就要被破阵了!

    ……(待续)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